【中国网评】“一国两制”为香港的民主发展提供了根本保障

时间:2022-01-26        

  12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民主发展》白皮书。白皮书全面回顾了自1984年中英两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之后,香港的民主制度所走过的发展历程,详细阐述了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对于推动香港局势由乱转治的重大意义。白皮书特别指出,“一国两制”是香港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民主发展的根本保障。

  长期以来,美西方的媒体和政客持续在国际舆论场中鼓噪,称“‘一国两制’损害香港民主”“香港回归后民主倒退”,仿佛香港在回归祖国后不断丧失港英政府时期遗留的“民主制度”。但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香港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140多年中毫无民主可言。英国政府直接委任总督管治香港,而总督则总揽立法、行政大权于一身,不受当地民意的任何制约。从1841年至20世纪80年代初,香港社会曾6次提出实行民选自治的政治诉求,但是均遭到英国政府的拒绝。其根本原因在于,英国政府从未承认香港的独立地位。

  香港曾是英国的一个“特殊”殖民地,因为它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因而不像印度那样存在独立的问题。1966年英国殖民地事务大臣弗雷德里克·李曾公开表示:“香港不能像其他属地的演变一样,希望达成自治或独立的地位。成立民选机构的主张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政治发展只有最终目的是要达成自治或独立才会真正有意义。”这番话已经明确表露出英国政府将殖民地的民主制度与自治地位相关联的态度。然而,在1979年,时任港督麦理浩了解到中国收回香港的坚定立场之后,港英政府却一反常态,立刻在香港暴风骤雨般地全面推行民主改革,将港督集权模式迅速发展为三层代议制模式。

  港英政府在民主改革态度上的前后反差之大,令人咋舌,背后用心更值得怀疑。如果英国在殖民地推行民主改革是承认其独立性的表现,那么在香港回归前突然启动民主化进程,则无异于将香港改造为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英国此举意在制衡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以延续英国在香港的影响力。而这种“拔苗助长”式的民主改革对于香港来说却是有害无益。英国上议院的资深议员肖克罗斯勋爵就曾质疑:“英国用了四百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了议会民主制度,而且至今还保留了一个非普选产生的上议院,相比之下,香港的民主进程已经是超速度的了。如果还要再加快,那对香港的未来一点好处也没有了。”

  肖克罗斯勋爵的预言一语成谶。在近年的“占中”运动、“修例风波”中,反中乱港分子不断利用香港民主制度的漏洞扰乱公共秩序、无视法律权威,甚至公然鼓吹“香港独立”,并从事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严重威胁香港社会的繁荣稳定,挑战了“一国两制”的根本原则。种种事实已经证明,港英政府所推动的“超速”民主不仅是不成熟的,澳门六合三肖三码。而且还为香港回归祖国后的民主发展埋下祸根。

  关键时刻,中央政府果断颁布实施香港国安法,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乱港组织陆续解散,香港社会迅速实现拨乱反正、由乱转治。今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明确将“爱国者治港”原则贯彻到香港社会的政治生活中。

  任何国家的民主都不是无原则、无底线的,都必须运行在法律的框架下。香港的民主发展同样也不能逾越宪法和基本法的边界,更不能威胁国家安全。国家不安全,香港难安宁,民主也就无从谈起。“爱国者治港”原则的全面落实为香港民主制度填补了漏洞,夯实了基础,指明了方向。

  12月19日,第七届香港立法会选举圆满结束。这是在完善选举制度后香港举行的首次立法会选举。选举过程公平公正公开,新当选议员的构成多元、均衡、专业。香港民主终于摆脱了过去的选举乱象与恶性竞争,呈现出理性建设的选举文化,形成了优质民主、实质民主的成功范本,香港的良政善治由此开启了新篇章。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爱国者治港”原则的深入人心,香港的民主必将洗去铅华,在“一国两制”的伟大实践中绽放真正的光彩。(责任编辑:戚易斌 蒋新宇 蔡晓娟)